Krye

【酒茨】身不由己(情人节番外·下)(甜)

轻chu小九尾-一夜酒茨浪:

微博晴


正文:


“……”看着手里糊成一团的巧克力,神乐心情有些复杂,她看向依旧在大哭的小茨木,“茨木啊,你是不是一直抓着巧克力啊?”


小茨木一边掉着眼泪,一边看向自己的阿妈,他点了点小脑袋,“可是它,它又不见了……挚友的巧克力不见了,找不到了……”


神乐叹了口气,“小茨木啊,你的巧克力并没有不见了,这个巧克力呢,要是被放在温度高的地方,它是很容易就融化的,你看,里边这黏糊糊的东西就是巧克力,但是它已经融化了,不能吃了。”


小茨木看着神乐手里的锡纸,又看着神乐的脸,小小的身体因为刚刚的大哭而一抽一抽的,眼泪还在那双眼睛里打着转,“所以,我把挚友的巧克力……融化了,挚友……没有巧克力吃了?”


“欸……”神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手里的这块确实不能吃了,不过……


小茨木看到神乐脸上犹豫不决的表情,顿时又大哭起来,“呜哇……我把挚友的巧克力融掉了……挚友没有巧克力吃了,都是……都是我的错,挚友对不起……”


大酒吞连忙把小茨木抱在怀里安慰着,“别哭,巧克力没有了就算了。”


小酒吞也跑到小茨木面前,用两只小手帮小茨木擦着眼泪,“不哭不哭,本大爷带你去博雅那里抢巧克力,他那里还有一个放着巧克力的蓝色盒子,本大爷帮你抢过来,不哭。”


神乐瞪大双眼,她没想到她哥居然收到了巧克力!难道是晴明做的?卧槽连她的傻哥哥都找到媳妇了为什么这么聪明伶俐活泼可爱的她还单着?!


二酒吞一把扯过神乐的领子,“神乐,还有没有多余的巧克力?”


神乐看着有些凶神恶煞的二酒吞,忽然觉得没准自己的桃花运是被这三个不省事的娃给吓走的,她朝天翻了个白眼,“主寮送的,人手一块,没多了。”


二酒吞松开神乐的衣领,摸着下巴思索着,“没准那地方还藏着几个,老三,背上你的葫芦跟本大爷去抢巧克力!”


三酒吞一听,飞快地抓起自己的葫芦准备跟着二酒吞去抢劫。


神乐一听,连忙扑过去抱住了二酒吞的腹肌,“不要哇啊啊!你想让他们克扣我的黑达摩吗?!我上有老下有小,你们这一去恐怕大家以后都要出去喝西北风了啊啊啊!!”


“……”听到黑达摩将会被克扣的三酒吞默默地缩回了自己刚迈出去的小腿,别开玩笑了,他还得靠黑达摩升级技能呢,没了黑达摩以后他怎么保护茨木?


二酒吞气得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烦躁地低吼道:“放手!”


见二酒吞没再往门外走,神乐这才放手,“其实也不是没办法,巧克力这种东西,可以自己做。”


大酒吞好不容易跟姑获鸟将小茨木哄睡了,用纸擦了擦小茨木满是眼泪的脸后,便将他抱给姑获鸟照顾。


哭累了的小茨木趴在姑获鸟肩上,睫毛还有些湿润,整张脸都哭得有些红,因为刚才哭得太凶了,导致现在睡觉的时候还会时不时地打着嗝,柔软的毛发随着幼小的身子一颤一颤的。


大酒吞把小茨木交给姑获鸟后,擦着胸前的泪水,走到了神乐面前,“巧克力要怎么做?”


神乐惊讶地看着大酒吞,“你要做巧克力?”


“嗯,告诉我怎么做。”


神乐知道大酒吞做事一向很认真负责,在遇到茨木后也脱离了一人我饮酒醉的队伍,晋升为茨木的专属奶爸。


她点了点头,“行,那我先去找晴明问问巧克力要怎么做,我没亲手做过巧克力,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教你,一切都看你悟性了。”


大酒吞点了点头,招来二酒吞和三酒吞,跟着神乐一起出门到隔壁寮找晴明。


晴明知道事情的经过后,笑着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将记载着各种巧克力的制作方法的书籍借给他们后,又给了他们做巧克力的模具和用剩的原材料。


本来晴明还想给神乐一盒巧克力的,神乐义正言辞地表示:拒绝这份狗粮,并打翻你的碗。


拿到需要的东西后,三个酒吞也来到自己寮里的厨房。


“大哥,真的要做巧克力?”二酒吞掀开其中一个锅,有些不确定地看着大酒吞。


“嗯。”大酒吞翻看着手里的书,平淡地应了一声。


三酒吞双手环胸,站在与自己同个高度的灶台前,脸色有些发黑,“那本大爷要干嘛?”


大酒吞瞥了一眼三酒吞,嘴里只蹦出两个字,“烧火。”


三酒吞的表情瞬间扭曲起来。


“哈哈哈哈,烧火,哈哈哈哈哈哈!”二酒吞大笑起来。


大酒吞又说了一句,“你烧水。”


二酒吞顿时被噎住。


“哼哼,活该!”三酒吞幸灾乐祸起来。


“少废话,快烧火。”二酒吞一脚朝三酒吞踹去,三酒吞敏捷地闪身躲开后,不再理会二酒吞,一个人跑到柴房抱来了一大堆的柴火,往灶眼里塞了几根枯木枝后,便点上火折子将其扔了进去。


二酒吞也打来一桶水倒进了锅里,然后蹲下身跟三酒吞一起扇火。


 “将可可粉、可可脂、砂糖放在碗中,隔水加热不停搅拌,直至成糊状。” 大酒吞低头看着三小袋东西,将它们一一放进大碗后,便把整个碗都放进了烧着水的锅里,一边搅拌一边继续看下去。


“加入牛奶,继续搅拌,直至再成糊状……”


……


大酒吞本来想做普通的巧克力,毕竟第一次做,所以决定还是先做一份简单的巧克力给茨木,如果味道还行的话以后再尝试做其他类型的巧克力。


然而就在他去找雪女,让她把糊状的巧克力冷冻成块时,二酒吞和三酒吞悄悄往那份巧克力兑了点神酒。


这两个家伙趁大酒吞忙的时候,偷偷翻了下那本书,觉得酒心巧克力看起来不错,有酒又有巧克力,于是二话不说,立马加了神酒。


等大酒吞带着雪女回来后,一进门就闻到了神酒的味道,他微眯了双眼,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乖乖蹲着烧火的二酒吞和三酒吞。


他转身对身后的雪女说道:“你先等下,我忘了还有些东西没加进去。”


雪女沉默地点了点头,独自飘到外边的树下闭目休息。


大酒吞进去后,抬手在那两个酒吞的头上揍了一拳后,也没说什么,把原来的巧克力做成馅儿后,开始做起了酒心巧克力的壳。


三酒吞摸着自己的头,小声地嘀咕了一句,“闷骚。”


三个酒吞都是同一个妖怪的灵魂碎片,彼此之间当然会知道对方都在想些什么。


当酒吞们做好了酒心巧克力后,小茨木也醒了,一直哭着要找挚友,就在姑获鸟准备带他去找酒吞时,二酒吞和三酒吞拉开了门,站在后面的大酒吞端着一个被盖住的盘子进来了。


“挚友?”小茨木抽噎着,泪眼汪汪地看向了进来的三个酒吞。


姑获鸟见酒吞都回来了,朝他们点了下头后,便出去照顾其他孩子。


“挚友……对不起,我把你们的巧克力弄坏了……”小茨木吸了吸鼻子,满脸内疚地看着三个挚友。


二酒吞一把将小茨木抱在怀里,指着大酒吞手上的盘子说道:“没关系,茨木你看,大哥手里拿的是什么?”


“快猜猜看,茨木!”三酒吞难得不跟二酒吞抢小茨木,嘴角上扬起一抹怎么也压不下去的弧度。


小茨木看向大酒吞手上的盘子,“那是,什么?”


大酒吞拿起上面的盖子,一丝丝甜美的香气从里面散开,小茨木猛地抬头朝大酒吞的方向吸了一大口气,“好香!是巧克力!”


他大喊,在看到盘子上面整齐排列的几块巧克力后,小茨木终于笑了起来,“是巧克力,是巧克力!万岁!挚友有巧克力吃了!万岁!”


他挥着小手臂,兴奋地手舞足蹈。


“挚友,阿妈不是说没有巧克力了吗?”小茨木欢呼了好一阵子,终于消停了一会。


“那个小气鬼怎么可能还会给我们巧克力,这是我们自己做的。”三酒吞坐在小茨木身旁,小脑袋微微扬起,看起来有些骄傲。


小茨木听了,整张小脸上写满了崇拜,“好厉害!!挚友果然是最强的!就连人类的巧克力也会做!挚友实力无人能及挚友最强!~”


大酒吞难得笑了一回,他把盘子递到小茨木面前,“行了,吃吧。”


小茨木晃着两条小短腿,歪着脑袋,眼里写满了期待和渴望,“我要和挚友们一起吃。”


“好好好,都听你的。”二酒吞抱紧怀里的小茨木,生怕他两腿晃着晃着,就整个人都滑了出去。


看到三个酒吞都拿起一块巧克力后,小茨木这才拿起其中一块,像今天早上一样,小口地咬下了手里的那块巧克力。


与第一次的甜蜜不同,这次的巧克力还带着一股熟悉的味道,外边的巧克力逐渐融化,褪去甜味后,裸露出来的略微刺激的内部在他的味蕾上瞬间炸开,当小茨木吞下去后,嘴里还充满了它的余味,醇厚得有些醉人。


“是神酒!”小茨木大叫起来,“里面有神酒的味道!”


小脸染上了淡淡的红晕,一双干净明澈的眸子变得有些迷蒙。


小茨木仰着头,傻笑着,“嘻嘻嘻,好久没喝过神酒了……挚友的神酒还是那么,嗝,好喝……”把手里的那块酒心巧克力吃掉后,小茨木又伸手拿起了第二块……




第二天。


得知小茨木被喂了酒心巧克力后,气得姑获鸟举伞剑追着二酒吞绕着寮里跑了整整五圈,“你们怎么可以给孩子喂酒!”


大酒吞一大早就借口带狗粮率先收拾东西出门,小酒吞也是个孩子,姑获鸟一并纳入保护对象,就只有二酒吞被姑获鸟当场逮住,然后一上午都在边跑路边对小酒吞咬牙切齿中度过。


顺便一提,神乐的姑获鸟前几天刚被升到六星。


三酒吞心安理得地扯过小棉被,怀里抱着醉酒的小茨木,对那张红扑扑的脸颊亲了一口后,继续安安稳稳地睡了过去,两张小脸紧紧贴在一起。


在外边辛苦带狗粮的大酒吞精神好得有些反常,神乐上下打量了几回,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昨天干嘛做酒心巧克力?明知道姑姑严禁除了三娃以外的孩子喝酒。”


大酒吞一边指挥着鬼葫芦杀敌,一边回答:“很久没看他醉酒撒娇的样子了,有点怀念。”


没有人知道,当初在妖界里,酒吞童子总是喜欢跟茨木童子一起喝酒的原因。


神乐感觉自己额角的青筋狠狠地一跳,她养的酒吞是hentai怎么办?在线等,急!


带狗粮的路上神乐又遇到了以前组过队的那个阴阳师,看到他身后还活泼乱跳的酒吞和茨木之后,神乐也就放下心来。


两个式神都穿着新衣服,虽然茨木脸上还留着淡淡的疤痕,但是他的精神状况很不错。


咦,等等,茨木脖子上红红的痕迹是什么?!


神乐像是想到了什么,整个人都傻在了原地。


她又看见酒吞从腰间挂着的锦囊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然后在小盒子里面拿出了一块黑色的巧克力。


她听到那个酒吞对茨木说道:“想不想吃巧克力?”


脸上茨木激动地点了点头,眼里亮晶晶的。


那个酒吞笑了一声,在茨木渴望的目光中,将手里的巧克力丢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伸手一把捏住茨木的下巴,俯身吻住了茨木的嘴巴,然后张口将化开的巧克力推进了茨木的嘴里。


两个人就这样开始了火辣辣的湿吻。


“……”


神乐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她缓缓回头看向那个阴阳师,结果发现他居然已经戴上了一副墨镜,完全没受到任何影响。


“你……”


阴阳师回过头,对神乐耸了耸肩,“没事,每天看着看着就习惯了,毕竟昨晚他们更加激烈,今早酒吞还被姑获鸟追着骂‘污染孩子纯洁的心灵’,以后谁跟我说酒吞喜欢红叶,我就揍谁,以前酒吞追红叶的时候都没见他俩像这对这么腻歪!”


神乐身旁的大酒吞看着正在热吻的别家酒吞和茨木,一脸认同地点了点头。


“……”


就算情人节过了,神乐还是猝不及防地被塞了一大碗的狗粮。


还是四人份的。




PS:


用一下午加一晚上的时间写了7500个字的番外,甜的掉牙,越写越虐我


其实我这个单身狗并不会做巧克力,如果制作过程哪里错了就当我强行装逼失败噗



评论

热度(599)